清荷濯涟褪铅华

易时·壹

哑舍未完结局续
赵高道人生死棋局
有OOC
易错乱时空,改命运乱流
—————————————————————————
在鸣鸿刀黑金色刀身没入胡亥身体的时候,扶苏就知道烛龙目预示的未来就要无可避免地一步步成为现实了。
他对自己这个幺弟,有过任由他孩子气般胡闹的宠溺纵容;知晓他四年就将秦朝基业毁于一旦后,也有过恨铁不成钢的痛心,但时过境迁后他们还是血脉相连的亲人,刀剑相向的一刹那,无澜的心绪亦像是暴雨侵袭过的镜泊,激荡出久久未息的波纹。
扶苏就着将刀剑捅进胡亥身体的姿势给了他一个充满血腥的拥抱,浓血的铁锈气息厚重地填满他的鼻腔,辛辣得几欲催人泪下,但扶苏依然掉不出一滴眼泪。他是秦帝国的继承人,他应该是铁石心肠的;通向王座的征程从来都是荆棘漫途白骨填地,他不该心慈手软。
“分曹并进,道相迫些,卢棋进五,吃其雉棋。”
赵高平波无澜的声线像是蜿蜒的黑水缓缓渗入鼓膜,夺命棋局的杀戮又将开启,狭路相逢的人必是心狠手辣者胜。扶苏心下叹息,抬手替胡亥整理了凌乱的衣襟,轻柔地把弟弟瘦弱的身躯放平在青石板上,最后阖上了他压抑着一丝痛楚和哀伤的眼眸。六博山庄的黑夜像暗色的海潮从四面八方束缚着他,唯有手中的鸣鸿刀缠绕着散发暗红色微光的古老铭文。扶苏看似毫不留恋地抽出黑金古刀,刀身上的铭文吸饱鲜血更似蜿蜒流动的赤色虫蛇,纵是这柄凶刀在暗夜里显得妖冶不祥,扶苏也只能紧握手中唯一活命的希望。
“蠢货,看吧,最终还是要我替你杀了他。”
待扶苏离开后,从棋道旁浓厚阴影下转出一个人,一身鲜亮的赤红色深衣染上黑夜的浓墨仿佛覆盖着厚厚骨灰的肮脏冷血。来人俯下身,嗓音铿锵如冷硬的生铁相撞,薄若刀裁的唇线上挑起一个没有温度的笑容,若是此时胡亥还能睁开眼睛,一定会惊惧于这个人,长得和他一模一样。
“谁说你会死,谁说他会赢?螳螂捕蝉,还要小心在后的黄雀。”

评论(1)
热度(8)

© 清荷濯涟褪铅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