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荷濯涟褪铅华

再见,1991

论一句话衍生一篇文
你既知何谓自由,就不要问我为什么不再回头
我知道苏解有很多人写过,但为了这句话我还是写了,在我看来王耀选择走在社会主义道路上不回头不仅仅是为了苏联老大哥,还是为了自己,和身后的亿万国民,毕竟他是一个活了五千多年无比通透的国家,早就已经过了为了一份感情而坚守的岁数
—————————————————————————
王耀从飞机上刚下来,莫斯科的寒风像明锐的钢刀一样把他从里到外狠狠剐了个遍,似乎在诉说着对他的不欢迎。
呵,我是社会主义的叛徒?现在来看看,到底谁是叛徒。王耀的唇线抿起一个苦涩的弧度,满心想要嘲讽却找不到发泄的对象,也没有指责的理由。
和俄罗斯先生的会面就像他曾在脑海中设想过的那样,官方而正式,友好但疏离。伊万·布拉金斯基长得和伊利亚一模一样,除了他们的眼瞳。伊利亚的瞳眸是火和血一样鲜艳的色泽,灼热得可以烫伤他苍老淡漠的灵魂,而伊万的眼睛是罕见的琉璃紫色,仿若将紫罗兰碾出汁液兑进伏特加。王耀佯装镇定地直视着伊万,北国君主表情严肃淡然,可是他强势的威压不可质疑地笼罩着王耀,令后者感觉像是咽下了烈酒火辣辣地灼烧着喉咙,可液体入口的触感却是滑腻而冰冷的。
双方握手,交换建交文件,扬起公式化的外交笑容任记者拍照。一系列并不繁重的外交工作结束后,王耀却无端的觉得疲惫,尽管他的生命古老厚重,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可以再一次承受失去。王耀以身体不适为由向随行人员打过招呼离开,好像逃跑般出了克里姆林宫。直到来到红场,他才觉得厚重宫墙包裹的窒息感渐渐消失,像是缺氧一样呼吸着针刺般的寒冷空气。
王耀撑着一柄黑伞,裹紧了脖颈上的暗红色围巾和身上的黑色呢大衣,莫斯科的十二月本就天寒地冻,泼泼洒洒的末世苍雪像扬起了无数羽毛般遮天蔽日,层层叠叠的又像是一群群死去的白鸽无力地坠落,几乎要压垮单薄的伞面。铅灰色阴冷的苍穹之下是火焰般明烈炽热的红场和列宁墓,那里埋葬了北国君主的跳动的心脏,埋葬着他的光荣与梦想。
而美利坚高大修长的身影显得是那么突兀和不合时宜,他灿若千阳的金色短发耀眼得可以欺雪压霜。虽然只是穿着单调的黑色长风衣,但周身的气度今犹胜昔,不容人忽视。
“琼斯先生怎么在这?”王耀从容地走到阿尔弗雷德面前,笑意清浅淡雅,扬起头来泰然自若地望向对方蔚蓝色的眼眸,友好但没有感情地向他问候。
“我猜你应该会来这里吊唁那个人,”平光镜一闪而过的寒芒令阿尔弗雷德的瞳色宛如冰封的大海,“而我也一样。”
“我只是来和俄罗斯先生交个书面上的朋友,现在外交上的事务都结束了,我便出来走走。”王耀面上维持着云淡风轻的笑意,打太极般绕开阿尔弗雷德的话锋,客气而疏离的话语听不出他对过往有多少刻骨铭心的怀念,而后者显然意识到了这一点。
“王耀,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不如我们彼此都坦诚一点。伊利亚已经死了,是我们联手谋杀了他,伊万·布拉金斯基就算是对收拾自己的烂摊子有心无力也不会再主动靠近你。到我身边来,和我站在一起,我能给你的东西要比伊利亚能给你的更多。”阿尔弗雷德看起来十分诚恳地建议道,王耀却只在他蔚蓝色的瞳孔里看到冰冷的算计。他太清楚这双明丽的眼眸里倾泻着德克萨斯州晴朗剔透的旷远天穹,也凝结着马里亚纳海沟极深渊底的寒冷和黑暗,正如阿尔弗雷德明明白白地洞悉王耀年轻俊美皮相下寡淡而凉薄的灵魂,还有从不显山露水的深情和厚意。
自89年学潮落幕后他和王耀的关系几乎跌到谷底,当王耀打来越过太平洋的电话,以一种毫无嘲讽意味却又一字一句都像是嘲讽的语气向他服软认输时,阿尔弗雷德不得不承认他感到了一拳打到棉花上的无力。没错,就像是一个软硬兼施的人对上一个软硬不吃的家伙。尽管他可以折断伊利亚这根硬骨头的脊梁,却对王耀这个顽固不化的软骨头无计可施。也罢,当初他是需要王耀对抗伊利亚,可现在伊利亚已死,若是王耀执迷不悟,他倒是需要好好考虑一下怎么样让王耀万劫不复。
“谢谢你的好意,我以前需要的东西很多,但我现在需要的不多,自由就够了,你能给我吗?不过你不用急着回答,我知道你不能。”王耀甫一开口,阿尔弗雷德便蹙起了眉尖,昭示着他们的主人心头已经开始酝酿一场随时可能肆虐的风暴,“可是阿尔弗雷德,我经常听你的家人说美利坚生而为自由,所以你应该比我更懂何谓自由,就不要问我为什么不再回头。”
“王耀,我曾经十分欣赏你的坚强和冷静,无论被怎样践踏,你都没有迷失过自己的心智,可是我现在却烦透了你的顽强固执和虚伪冷漠。”尽管心里清楚王耀不会妥协,阿尔弗雷德的话里还是不由得染上了失望和愤怒,“你知道‘Good Bye’是什么意思吗?愿上帝保佑你一个人独行于荒野。”
你与我背道而驰等于背离全世界,王耀很明白阿尔弗雷德的意思,但他凭心而行,早已作出抉择,即使知道拒绝后迎来的将会是足以折断他柔软羽翼的狂风暴雨。美利坚给出的优惠条件无比诱人,他的改革开放也迫切需要阿尔弗雷德的投资,原本他是没有理由拒绝的,可是阿尔弗雷德在两极格局崩溃的特殊节点向他伸出橄榄枝,不由得王耀不怀疑他的动机。糖衣炮弹的轰炸虽然威力不强,但足以一步步将他推下的深渊万丈,所以王耀只能笑意淡然貌似毫不在意地绕过他身侧。
等到再见,不是敌人胜似敌人。你一心维持霸主地位,我坚定踏上复兴道路,这个世界的游戏规则将在我们的不断博弈中被重新打磨,直到我们能并肩俯视天地浩大。
等到重逢,不是伙伴胜似伙伴。你输出高端产品,我提供次级生产链,我们的经济结构性互补彼此渗透,谁也没有勇气承担失去对方的代价。我们对彼此可以没有多少眷恋和期待,可以有大大小小的摩擦,但是唯有金钱至上,利益往来,不死不休。
Good Bye,Mr Wang.
Good Bye,Mr Jones.
May God bless you walking alone in the wilderness.

评论
热度(8)

© 清荷濯涟褪铅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