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荷濯涟褪铅华

三尺微命,红尘俗客
未有星光,不胜锋芒
死于没有墓碑的2013年
故此心无所往,亦无可归

—— 闻香识人

我就是来悄咪咪地混个更,没人看见我吧,那我就开始混水摸鱼啰。
昨日下午试香祖马龙有感,想了想小公子和琢玉师先生适合什么样的香水,最后觉得我心仪的两款香水都好适合他们。抱紧木质香调的气息和身上有木质香气的男人,我已经光速去世。虽然清明节已经过了,但要记得给我烧点纸(大笑.jpg)。

154和黑雪松都是他们家挺冷门的香水,微博上的香评也是少得可怜。可是啊,英国梨也好蓝风铃也罢,甚至是同为木质香调的鼠尾草与海盐,都不及154和黑雪松直接在我心口开枪的惊艳。最后,闻香半步癫的称号,送给用一串阿拉伯数字命名的154先生,我好想把你带回家。
好了好了,扯远了(拍拍手),我们回到正题。在我闻来,祖马龙154既有千年霜雪的凛冽,又有薄荷烟草的迷离,这种冰冷又妩媚的气息用在胡亥身上再适合不过。因为他是背负十字架的亡秦罪徒,他是孤身趟过时间流沙的永生之人。他的身上既有桀骜锋刃的冷峻,又依稀可见前秦贵族的风雅,兼具冰凌的尖刻和脂粉的艳丽,堪称绝色。
如果撇开原著的设定,单纯以同人视角来看待胡亥,我觉得他应该是一个痞里痞气看起来又凶巴巴的少年,日常打扮就是黑白T恤破洞牛仔裤加阿迪或耐克的运动鞋。校服?别逗了,胡少爷怎么会愿意穿那种丑不拉几没品味的运动装。他家里有钱有权,平时养尊处优,向来眼高于顶。有点小聪明但是不肯好好学习,逃课上网打游戏以及抽烟喝酒都是家常便饭(乖孩子不要学啊)。毕竟从小到大处于自由放养的状态,家里也没人管他。喜欢自己优秀出挑的哥哥崇拜自家强势果决的老爸,只是他们两个人都没怎么关注过他啦。所以,虽然胡亥表面一副老子是你大爷的臭屁拽样,但其实内心还是一个渴望得到认可和关心的自卑小孩儿。不过就是痞帅痞帅如他也没有小姑娘敢告白吧,因为无论什么直白或含蓄的情话到你嘴边都会被他恶狠狠的眼神给瞪回去。但是啊,如果有谁能敲开他冰冷的盔甲拔去他根根竖立的毒刺,大概就能得到他最不坦率却又最直接的回应吧。154的气息就像是胡亥俯首送上的一个薄荷味烟吻,唇齿间回荡开的清凉和辛辣是令人甘之如饴咽下的致瘾毒药。

黑雪松与杜松就是相当清新自然的木香啦,它像是夜雨初歇朝阳未起的森林,沾衣欲湿的林间草地又混杂着厚重的汁水气。如果要把黑雪松比成人,那么他应该是一个满身书卷气的温润男子,平生爱好不过看书喝茶,三杯两盏香茗便可笑谈知交。此处艾特一下苏州人氏陆子冈先生,你有没有撑着黑伞站在江南梅雨浸湿发霉的巷口前等过谁?
尽管我也喜欢黑雪松,但是较之154他在我心中的地位还是要略低一点。同为木质香调的黑雪松前调浓烈,但最后的味道却像是归于一杯温吞吞的白开水,这也是很令我惊讶的。你要知道啊,154的前调可是不甚浓烈的柑橘,但最后更像是一杯度数颇高的伏特加灼灼地刺激着我的官感。所以黑雪松适合好学生陆子冈,154归于不良生胡亥少爷。谁让陆子冈一看就是那种老师欢迎同学喜爱的学生呢?他的家里不一定很有钱但是绝对书香气浓厚,父母应当是有文化有道德有修养的知识分子,对自家唯一的儿子既有严格的管教又不乏温情的关怀,总之和放浪形骸的胡亥处于完全相反的家庭环境中长大。陆子冈不常笑,但是绝对没有胡亥身上不可触及的冰冷感。他总是温温柔柔的,而当他笑起来的时候就像是澄澈明朗的盛夏阳光,人们一看就知道这是个温暖干净的男孩子。成绩好相貌好气质又好的少年郎,脊背挺直像一株迎风生长的小白杨,规规矩矩穿着校服反而能把他的书卷气完全展露。不在学校的话,他最常穿的应该就是各种颜色深浅不一的衬衫了,下身配上纯色的卡其裤,脚上会踩着一双经典款式的板鞋。明明看起来和胡亥完全不是一路人,却意外地有一番不清不楚的纠缠(大雾)

差不多就说到这里了,有什么补充的以后再加。另外,结尾坚持跑题不动摇。我要在每个社交平台上大吼一句——我喜欢黑雪松但我更爱154。我爱154,我爱154,我爱154,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评论(2)
热度(33)
返回顶部
©清荷濯涟褪铅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