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荷濯涟褪铅华

三尺微命,红尘俗客
未有星光,不胜锋芒
死于没有墓碑的2013年
故此心无所往,亦无可归

—— 【同居三十题】一起外出购物

时间线在苹果糖与你一文之后,两人大约复合了一两个月。

一个热爱泡面薯片的大龄儿童和一个宛如监护人般操心的男朋友的日常事件。

食用愉快,以下正文。



陆子冈在G市的居所,是一套不大不小的公寓。公寓的客厅面向南方,落地玻璃窗采光良好。他习惯于暮色沉寂时笼帘,晨光熹微时分扇。如果明朗清爽的天光携蔚蓝澄澈的晴空映进窗户,就会给他带来从早到晚的舒适心绪。

“早上好。”陆子冈坐在大理石餐桌边问候道,筷尖夹着一根油条,“昨天忙到很晚才躺下休息的,怎么不多睡会儿?”

“反正都醒了,就不睡回笼觉了。”套着宽松T恤的胡亥薅了几把乱糟糟的短发,半眯半睁的双眼昭示他依旧不太清醒的神智,“我们早饭吃什么?”

“我从外面买了点油条小笼包,可以蘸豆浆吃。”陆子冈回答道,接着起身去厨房盛了一碗豆浆。

“OK。”胡亥趿拉着拖鞋走进了卫生间,洗漱的水声很快就清晰地传来。

“午饭想吃点什么?我打算等会儿去超市采购一些日用品。”哗啦啦的嘈杂声没一会儿就完全消失,胡亥走来懒洋洋地拉开椅子坐下。陆子冈正好吃饱,故而放下筷子有此一问。

“我跟你一起去。”他无意识地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眼神忽然完全清明,原本浓郁的睡意已经荡然无存。

“可以啊。不过为解决之前那个案子你都连轴转了三天,真的不在家多休息会儿吗?”陆子冈眯了眯眼。这不是他第一次从空气中捕捉到四处乱转的焦虑因子,所以他依旧温柔体贴地询问道。

“不用。”说完这两个短促的音节后,胡亥就向嘴里塞了个小笼包飞快咀嚼。

“唉。”陆子冈还是叹了口气。他绕过桌子走到胡亥身边,俯下身凑近他的脸庞。身前轻颤的躯体可以堪堪笼进怀中,一个安抚性的吻就顺势落在了嘴角:“我一直都在这里啊,你又担心些什么呢?。”

“我不是我没有。”胡亥板着脸回避陆子冈的注视,故作平静的姿态并不足以掩盖他没由来的不安。

“好好好,你没有在担心我会突然不见。”陆子冈顺手摸了摸胡亥的头发,即使剪短了依旧触感柔顺。想想自己硬茬般的毛发,陆子冈在对比之下不合时宜地感到了伤害。

“不要摸我的头!你少说几句话会死人吗?”就算心里在懊悔自己的神经过敏,胡亥表面上还是一脸不爽地拍掉他作怪的手。于是陆子冈就知道他的心情没有那么糟糕了。

“那就快吃吧。”陆子冈笑着在他的脸上浅啄一口。没等胡亥从小小的讶异中反应过来,他就转过桌角收拾好自己的碗筷,心满意足地瞥见胡亥气鼓鼓塞包子的模样。

是难得可以不夸他帅气赞他可爱的瞬间。



公寓附近就有一家规模中等的超市,是两人步行就可以到达的距离。他们散步的时候也偶尔会进去捎些牛奶面包再回家。只是走进超市不到十分钟,胡亥就捂着嘴连打了四五个哈欠。

“你真的是该在家补觉啊。”陆子冈看着他眼下未经修饰的青黑,言语间颇有些疼惜的意味。

“我不累。”胡亥一边反驳一边疲惫地揉着眉心,导致他的话听起来很没有可信度。

“尽瞎说,吃过午饭后好好睡个午觉。”

“你陪我。”松垮的皱纹T恤挂在身上,愈发显出他懒洋洋的姿态。如果他们不是在超市里,胡亥说不定就要歪到陆子冈肩膀上了。

“好好好,陪你陪你。”陆子冈站在货架前挑选着食盐料酒也不忘回应他。一般不涉及原则的情况下,陆子冈对胡亥几乎可以说是有求必应。

除去拍掉胡亥伸向薯片泡面的手,两个人算是相安无事地来到了蔬果区。但是看着一片红艳艳的果实,胡亥的眼神就有点死。

“咱能不买西红柿吗?”他扶着额角闷闷地说道。得,连一口京腔都被逼出来了,番茄君真是劳苦功高。陆子冈心情愉悦地想着,手上又多挑了几个圆润饱满的西红柿。

“胡亥,我到现在都没有想明白,你既然能面不改色地吃下自己做的黑暗料理,为什么就是吃不下富含维生素和营养成分的西红柿呢?”

“那你先回答我的问题,为什么我们不能买薯片和方便面?”胡亥按住陆子冈手臂发问,后者就不得不把视线转向他了。

“薯片和泡面不仅没有营养还会加重你的慢性胃炎,昨天的胃痛是又靠药物抑制的吧?”陆子冈温和地说着,语气却是坚定而不容反驳的,“我不希望你的慢性胃炎发展成胃溃疡,等到你痛得满地打滚的时候连胃药都没用了。”

“太过分了,为什么就你可以放火我却不能点灯?”虽然自知没什么道理,但胡亥依旧理直气壮地反问道。

“警察同志,请不要在公共场所乱用成语,你这样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陆子冈扣上胡亥的掌心,把他从蔬果台前拉开的同时无奈地说道。通向收银台必然要经过烟酒区,陆子冈只希望胡亥不要为买烟的事吵得他脑壳疼。为了应对胡亥人如其名的胡搅蛮缠,陆子冈一开始就深深了解道理讲不通的分外脱力。唯一解决的办法就是不留情面地直接拖走,任你王八念经我就是不听不听。

“唉唉唉,陆子冈我还想买包烟!就一包!”果不其然,就是被陆子冈死死地拽着,胡亥也要边走边回过头嚷道。

“不可以。”陆子冈假装自己什么也看不见,直接掰过胡亥的肩膀,目不斜视地从烟酒柜台旁边走开。

“那我拿包糖!”某个声音依旧在不死心地挣扎,陆子冈则惊讶于他今天意外地好说话。

“你上个星期刚刚补的牙,这么快就忘了疼吗?”不幸的是很快就被他不温不火的声音怼回去了。

“陆子冈!就是我妈还在都没有你管得多!”



陆子冈:我把你当男朋友你居然把我当你妈?EXM?


评论(2)
热度(55)
返回顶部
©清荷濯涟褪铅华 | Powered by LOFTER